玢蓝

瞎写

【泊秦淮】短打: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在一起

有长篇的想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为什么伯哥和奋哥还没有在一起?


左叶替青梅酒着急。


摩羯特质,憋死也不主动。有时候韩沐伯会觉得,秦奋真的喜欢自己,可他还会想多,秦奋在韩国那几年,对于cp营业再了解不过了吧,镜头下的眼神和暧昧的字眼都是做戏而已。


秦奋知道韩沐伯懂cp营业法则,而秦奋自己更懂。想过无数遍如果韩沐伯问了或是其他弟弟问了,就说是营业。喜欢韩沐伯这件事,要深深埋藏起来。他是直男,不可能喜欢自己。


所有人都看出是双向暗恋了,当事人永远不明白。


想看不ooc的文 真的很难。

自己写也没信心




【叶蓝】是个库存

没后续慎入

蓝河很久没有来找叶修了,叶修每天练着级,竟是有些寂寞。其他工会和朋友qq上都有,可蓝河只在游戏里,还是不在线。

有点想兴欣保姆了。

叶修无意间打开了工会,看着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人。到绝色时,点了进去,下一秒绝色的头像亮了!上线了!

叶修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发了一个表情过去。

那面过了几分钟才回复:大神?

君莫笑:嗯,好久不见。

绝色:哈,是啊。

君莫笑:怎么不上大号?

绝色:……

叶修不由自主地打出五个字:我们见面吧。

君莫笑:什么时候有空?

绝色头像暗了下去。

叶修一震,不会吓跑了吧?

随即蓝河上线了。

君莫笑:什么时候有空?

蓝河:叶神……

君莫笑:有问题?

蓝河:不不不我去找你

君莫笑:那好,地址是

蓝河:我知道

君莫笑:啊?

蓝河:就这几天,等我

蓝河发完觉得那两个字有点怪怪的。

叶修忍不住的傻笑。几天,就能见到蓝河了。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到了镜子。

形象太差了。

苏沐橙抽不出身,叶修只好拉着陈果带他逛街,一天下来,满手的购物袋。不知道蓝河什么时候来,只好每天都保持到最好。唐柔诧异地看着改头换面的叶修。


【皓月】一个续写

未完结弃坑了慎入

刚刚程皓陪玩的孩子好奇地看着两个大人,罗玥才意识到拥抱的时间有点长了。她挣脱开来,问:“你怎么在这儿?”

“能找个地方坐下说吗?”

罗玥“噢噢”两声,领着程皓走进附近的咖啡厅。随便点了两杯,罗玥望着程皓的眼睛,等他说话。

“罗玥,我……有一句话憋在心里很久了,每次快要说出来的时候就又被堵回去,我知道其实咱们两个都清楚可是都死也不先说出来,就因为这样所以发生了很多没必要的事情。很多人都说男人不能让女人主动,对不起我没做到。现在过来弥补我希望还不晚。”

程皓一口气说完,正准备继续,罗玥却开口了:“那你怎么不立马飞过来,而是等了这么久?你知不知道……”她的话停了,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再也放不下,一滴滴顺着脸庞流下。

程皓慌忙拿纸巾给她擦眼泪,罗玥接过纸巾示意对方说话。

“……罗玥,回来吧。”

“为什么?”

“舒克需要你做老板娘。”

罗玥噗嗤一声笑了:“程皓,你能不能认认真真直直接接的说一次,男人一点啊。”

“那……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你和宋宁宇分手,不,分手之前吧。你呢?”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了?”

“得了吧,不说拉倒。走了。”

“去哪儿?”

“你猜……”

程皓牵上了罗玥的手,罗玥紧紧握着,好像怕丢了一样。她忍不住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就像我们吃狗粮露出痴汉笑一样)

罗玥带着程皓回了自己的公寓。

“我去,中国风啊。”而最吸引程皓目光的是木质沙发。“我能转转吗?”

“随便。”正是饭点,罗玥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程皓逛了整个房子,满意地回到客厅。

“开饭了!”罗玥招呼着。

“女朋友给做的第一顿饭。”程皓抬头看她。

罗玥一瞬间有点脸红,但很快镇定下来,“赶紧吃吧。”

“你的厨艺还是那么好。”程皓夸道。

“今天刚过来很累吧,洗个澡早点睡。”罗玥说。

“可我没带衣服啊。”

“需要洗的洗了明天我带走给你烘干,我给你准备浴袍,去吧。”

“好嘞。”

程皓很明显的感受到浴袍是罗玥的,整个小一号。

程皓看着电视,心思却全在浴室里的罗玥身上。

这是程皓第一次看到刚洗完澡的罗玥,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罗玥穿着的是睡衣,让程皓意外的是,睡衣不再是可爱style,而是sexy。

看着罗玥拿出吹风机,程皓连忙过去:“我帮你吹。”虽然是第一次给别人吹头发还不太熟练,但是他很认真。

罗玥放回吹风机,说:“不早了,准备睡觉。”程皓抢先一步走进了卧室。

“你干嘛?”

“睡觉啊。”

“这是我的床!”程皓已经爬上了这一点也不大的床。

“家里就一张床,不睡床你让我睡地板啊?”程皓反问。罗玥没说话,程皓又说:“男女朋友还不能睡一张床了?”

罗玥无言以对,只能同意:“你可别对我做什么事情。”

关灯后过了二十分钟,两人默契地同时翻了个身。“还没睡啊?”“睡不着啊?”

第一次同床而睡(清醒状态下),怎么可能安下心呢。

“我们聊会儿天吧。”

“程皓,我也有很多心里话……在遇到你之前,我在比利时工作,酒店,房子,两点一线,偶尔去和室友玩玩,每天的过程都是规划好的。异国他乡你只能和朋友一起开心却不能一起伤心。后来遇到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第一次进派出所,第一次和老板吵架,被赶回国,还谈了一场欺骗的恋爱……回国以后经历了很多风浪,可那才是有血有肉的有喜怒哀乐的生活。你把我赶到比利时,我真的很伤心,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明明喜欢我却要推开我,在脑海里我想象了很多,想象你在机场把我拦下,想象你坐着下一班飞机过来追我……上班以后,偶尔受到点委屈,晚上睡觉我都会在被子里偷偷掉眼泪,埋怨你,想你,以为我们没有可能了……”说着说着,积蓄的感情喷涌而出,罗玥往前一头扎进了程皓的怀里。程皓搂着她,也默默哭了。罗玥,对不起,我晚了。

第二天早上。罗玥的生物钟叫醒了她,迷茫中罗玥发现自己手下的东西摸着很舒服,又来回摸着,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和程皓睡的,那她摸的是……顺着手臂往上看,原来那是程皓的腰——“啊——”罗玥捂住嘴,不应该叫吧……她想。

不知道什么回事,程皓的浴袍掉在了地上,被子倒是在,可是程皓一条腿盖着被子在下面,一条腿压着被子在上面,其实和全luo也差不多。

罗玥悄悄观察了一下,程皓的皮相倒是不错啊,除了脸,这身材也挺棒。程皓不像张铭阳总穿显身材的衣服,没想到是深藏不露呀。

罗玥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程皓的胸前,忽然被捉住了手。

“你醒了呀?”罗玥问他。

“嗯,大早上的,耍流氓呢?”程皓看她。

“胡说什么,我就是,呃……”

“死要面子。”程皓生出一种冲动,是四十五集观众所希望的。起身就把侧躺的罗玥变成了平躺。

“你才……唔”罗玥的话被堵住了。

程皓确认她没有拒绝后大肆进攻领地,舌尖上的学问他看过很多,却是第一次实践。罗玥定定地看,程皓松口说:“不知道接吻要闭眼吗?”罗玥乖乖闭眼,程皓又吻了上去。

昨晚用的舒克牙膏,现在还有淡淡的清香味。

“罗玥,回去以后,是住对门呢,还是住我房子啊?”良久,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罗玥去辞职,总经理很喜欢罗玥,写了推荐信后表示只要她还在,这里的工作永远有罗玥的。

两个人飞回了北京。正好有个病人预约,为了减轻张铭阳的负担,程皓带着罗玥从机场直达诊所。

罗玥找到耳机给刘珍珍来了个视频通话。“闺女,啥事?”

“喜事。”

“什么喜事啊,你中彩票了?”

“不是,就您催我那事。”

“你要让我见你男朋友了?”

罗玥点点头。

“我马上买机票!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年龄不小了你都要三十了……”

罗玥应付着,挂了电话。

“不吃饭了,先回去看我爸,晚上吧,今晚不醉不归!”程皓和张铭阳说着。“罗玥走了!”

程皓敲响了父亲的门。程父看到“对门”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丫头,总算回来了,没你的日子呀,不习惯!来快进门……”

罗玥看了一眼程皓,张口:“爸!”

程父惊讶道:“你俩结婚了?什么时候?”

罗玥和程皓面面相觑。

“没结婚叫什么爸啊!害我白高兴一场。”

“爸,会实现的。”程皓道。

“程叔叔!你好,我是程皓的女朋友罗玥。”罗玥微笑着看程父乐开了花。

“进屋进屋,快休息休息……”

“其实咱们结过婚。”程皓取出一张结婚证明。罗玥看着他,拿起来那张纸。“又印了一张?那你当初为什么撕了……”

程皓连忙辩解:“我没有啊,回国以后根本没见过,谁说我撕了……”

“顾遥啊,她说快递送到你家,你说这只是个玩笑就……”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它快递回国了,更没有撕它。”程皓举起一只手。

两人默契的静了下来。

答案显而易见。

“都过去了。”罗玥知道程皓说的是顾遥。

曾经我是一个忠实的泊秦淮和瑶墨玩家

现在却觉得瑶奋 沐墨 沐瑶 奋墨 都好吃

崽崽不要 他负责吃糖就好

乱炖只能留在小说里

走现实向的还是要官配


对外撕 对内撕 自家撕
不入圈保平安
家训保命要紧铭记在心

没看到文,听群里有人提了,首页有推荐相关的才知道ID,通过评论的两个字提及,算是懂了。05年也就13岁,如果是写暗黑小说变态什么都随意。这tm是同人文。我害怕😨了。

发的人那么多昨天进去最新全是表格跟个在其他地方没得发在这儿怎么了枪还打出头鸟呢不说了去取关再见我还爱

【长得俊】脑洞一号/日常

ooc是我的,现实向,小学生文笔
结束了今晚的活动,ninepercent回到了酒店,九个人集中在了一个房间。
队长还没说话,朱正廷已经开口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克制一下,今天太频繁了吧?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吗?”
范丞丞连连点头:“秀恩爱要分场合。”
“坤哥你笑什么?”小鬼忍不住发问。
众人的目光聚在了蔡徐坤身上。
“啊,没有,就很甜啊。”
好吧,七个人都承认自己是cp粉,不过队长是公认的粉头。比如用队长的身份让两个人分在一组什么的x
尤长靖整个头躲在了林彦俊身后,林彦俊说:“可是,情不自禁啊。”
“单身狗想哭。”王子异突然冒出一句。
Justin:“偶像是不可以谈恋爱的。”
“凭什么尤长靖林彦俊就可以,不公平。”范丞丞哼道。
“因为你是直男。”Justin很喜欢换接话。
尤长靖:“好了啦,你们就是羡慕,别说了,我懂。”开玩笑的语气里有点得意。
陈立农:“我要退出大三角,不想和你们一个组了。什么超级制霸奶油农汤,小鬼,我投奔你。”
“我们好像叫农鬼。”小鬼说。
“你很懂这个啊。”朱正廷看向他。
这么简单的东西不看超话也知道好不好!小鬼无力地翻白眼。
“说真的,你们也有看到某些粉丝的评论吧。 ”蔡徐坤认真道。
“嗯,有看到 ,”林彦俊回答,“但是我不需要为了迁就别人去改变勉强自己。”
尤长靖转头看林彦俊。“我都说了,他的粉丝黑我我就打他。”
范丞丞和王子异一起被戳中笑点。
王子异止住了笑:“《等待整个冬天》你到底准备怎么发?”
“停,我们投个票吧。觉得是一个人的先举手,两个人的再举手,除了林彦俊剩下八个人都要投票。”陈立农说。
投票结果:
一个人:陈立农 朱正廷 范丞丞 王子异 小鬼 尤长靖
两个人:蔡徐坤 Justin
Justin说,这首歌在粉丝面前出现过三次,每一次都是两个人唱的。林彦俊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蔡徐坤说,遵从心底意愿,保持初心无所畏惧sgersgersger
其他人都觉得应该慎重对待,一旦做出决定,就要承担后果。
“明天还要早起,你们都回去睡觉吧。”尤长靖说。
七个人一哄而散,留下了这个房间的两个主人。
“你先洗澡。”林彦俊说。
尤长靖应道:“好的,宝宝俊。”
林彦俊表示抗议:“宝宝靖你快去。”
洗澡战士尤长靖果然在五分钟后出来了,穿着浴袍。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的背影,拿起了手机。至少一个小时内他是不会出来的。
尤长靖用微博小号刷超话,只看不发。默默签到的他已经6级了。
什么鬼啦,粉丝的脑洞好大……哇我都不知道这个……把我拍的也太好看了吧!林彦俊真人比这个照片帅的……
林彦俊慢悠悠走出去,看到呆滞的尤长靖。“怎么了?”
尤长靖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只在腰上围着浴巾的林彦俊。
林彦俊走近,看到尤长靖的手机被扔在一旁,屏幕还亮着。他拿起来看。
【长得俊】《真相是假》
于是好奇的看了一遍。
他知道尤长靖看个小说电影都能哭,这个“真实”的东西更容易让他代入。
林彦俊坐尤长靖旁边,伸出手臂搂他。
“不要想了,那是假的,我们是真的。”
“那,以后我们会分开吗?”
林彦俊沉默了。
他不知道。
“哥哥。” “宝宝靖。”“02年。”“八十斤。”
尤长靖噗嗤一声笑了:“林彦俊你干嘛?”
“开心点。”
林彦俊抱着尤长靖睡着了。
尤长靖侧头轻吻搂着他的手臂。

现在我对于长得俊是真的已经十倍百分九的相信了。纪实文学都只是同人,但是节目里和现场,下意识的动作眼神,不cue会死,默契满分,认证灯牌,三唱等冬。
dbq,请不要打碎我的美梦。
长得俊梦里见吧